2019年9月17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劳动保障的“恩施经验”

——北京专家调研我州治欠保支“4+3”模式


记者 杨亚玲 通讯员 王群

劳动者劳有所得,劳动必得,这是劳动者的尊严,也是党和政府的庄严承诺。农民工,作为这群劳动者中数量最庞大的群体之一,他们的收入问题更是党和政府最牵挂的民生大事。2016年,由我州首创的治欠保支“4+3”模式从无到有,从粗至精,历经3年的匠心打造,成就了“恩施经验”。

所谓“4+3”,即实施农民工工资准备金、银行代发、实名制信息化管理、银行授信代偿“四项制度”和建立联席会议机制、追责问责机制、失信惩戒机制“三项机制”。

之前,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冯喜良为负责人的研究团队,与人社部劳科院协同承担了“地方拖欠工资劳动争议总体情况分析及对策研究”的调研项目。8月15日至16日,该团队专家调研了我州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并前往恩施市和咸丰县的几处在建工地上与项目经理、劳资专管员、农民工代表交流座谈,深入了解他们的现实需求及“4+3”模式的社会意义和实施状况。

近百份函织就一张网

“滴”,8月15日早上7点06分,李国安入厂打卡。随后,打卡记录和摄像头抓拍的打卡照片实时传入州建设领域劳动保障监察信息化管理系统:个人信息、打卡时间、是否为本人打卡、目前在哪个工地务工、工资发放截至几月等信息,该系统里一目了然。

打卡制度是管理系统的其中一环。自实行这一制度以来,从最初的嫌麻烦到如今的自觉,李国安和工友们切身体会到“劳动更有保障”。

李国安今年33岁,利川人,从事建筑行业已经有10来年,如今他已经是个“小代班”了。

李国安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2017年7月4日晚7点半左右,他的一位工友在7点04分打卡收工回家的路上遭车祸身亡。正因为打卡为证,事后,其家属除了得到交通事故赔偿外,还获得了工伤保险赔偿金70万元。

建设业主、相关职能部门也都因信息化管理系统受益。

“2017年年关前,工地上突然来了一大帮自称农民工的陌生人找我要钱,还砸坏了工程部的桌椅。事实上,他们说的那个工程项目款我们公司早就已经和工头结清了,可苦于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农民工不是我们工地上的,只能自认倒霉给钱。”说起“4+3”模式实施前后的差别,湖北省宗雅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冯林讲了这个故事。而今好了,是不是自己公司的农民工,上网一查便知。

住建、水利、交通等职能部门也纷纷表示,“4+3”模式广泛推行后,哪些在建工地农民工工资准备金不足,哪些工地工资发放晚了,网上都会提前预警。

这个“网”,正是州建设领域劳动保障监察信息化管理系统,一张将劳动保障监察部门、行业主管部门、财政部门、施工企业、建设业主和代发农民工工资银行6大主体全部“囊括”在内的治欠保支安全网。“网”内,项目管理、工资专户、资金情况、工资支付、考勤状况和预警信息等功能一应俱全。

这张“网”是我州保障农民工能够按时、足额领到工资的“法宝”。它的背后,是几十名工作人员殚精竭虑,精诚奉献的匠心打造。

黄林,是“孕育”和维护这套系统的元老级工作人员之一。3年来,他没有休过公休假,没有完整的周末,深夜加班是家常便饭。“2017年尤为辛苦,那时,系统建设刚起步。”黄林说。

翻开一本名为“恩施州建设领域劳动保障监察信息化管理系统需求书”的文件夹,里面保存着近百份函,这是州劳动保障监察局与负责该系统建设的湖北会基科技有限公司就系统优化升级,先后提出的近300项需求。

记者粗略翻阅了一下,仅“如何更便捷地录入农民工工资表”这一项,就曾16次提出优化意见。

增加施工方信息、引入考勤机制、设置统计报表……攻坚克难,久久为功,才有了如今的完整系统。

截至目前,管理系统已采集建设工程项目信息2734个,采集务工人员信息13.66万人;建设工程项目开设农民工工资准备金专户2571个;建设单位拨付工资准备金27.72亿元;累计35.9万人次农民工通过银行领取工资23.92亿元。

从“恩施首创”到“恩施经验”

肩负责任,怀揣情怀。在党和政府的关怀支持下,全州各部门形成合力,全社会广泛参与,恩施这个原来找别人学习治欠保支知识的“学生”华丽转身,3年后成为各地学习的“老师”。

“最初接触这个系统,是2015年在昆明。那时,昆明的系统只有农民工工资准备金和实名制信息化管理两项主要功能。可尽管如此,这个系统在当时已经是全国最先进的了。而如何引进这个系统并让其在恩施落地生根、发芽成长,所经历的困难完全超出了预期。”2016年起步至今,3年回头看,金海无限感慨。金海是最先接触这一系统的人之一,现任州劳动保障监察局局长。

他清晰地记得,当年,仅仅为了实现农民工工资银行代发这一项功能,他们就和州内各大银行洽谈了不下10次。

要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技术创新和突破必不可少。这方面,湖北会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鞠仕勇功不可没。之前昆明的系统也是由他们公司研制开发的。而今,他将主阵地搬到了恩施。

他时常调侃,“自己是农民工的真正朋友”,因为他自己也是从农民工一路摸爬滚打到如今。他深切了解农民工到底需要什么,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到底有哪些堵点和痛点,在建设和优化管理系统的过程中,他没少提出“金点子”。

企业不配合,劝说;系统不好用,优化;功能不完善,补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人社、住建、交通、水利等部门协同合作,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化解一个又一个难点。终于,一个由恩施首创,涵盖面广、功能齐全的管理系统横空问世。

这张“网”之精、之细、之全,让冯喜良等专家赞不绝口:“2015年,我第一次在昆明接触这个系统,如果说那个系统是1.0的版本,那么恩施这个就是7.0。”

花香蝶自来。随着我州治欠保支攻坚战战斗的打响和成效的逐步显露,“4+3”模式逐渐获得各级政府的充分肯定。

2017年3月,湖北省劳动保障监察工作现场会在我州召开;2018年3月,恩施州和武汉市代表湖北省迎接国务院考核组的实地核查,国务院考核组认为“4+3”模式成效显著;2018年5、6月,中央纪委驻人社部纪检组长耿文清、国家人社部副部长汤涛到我州调研时,均对“4+3”模式给予高度评价。

今年6月27日,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举办“中经智库每月谈”研讨会,主题为“深化政企银学研合作,建立健全根治欠薪长效机制”,我州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被选作典型案例,在会上进行交流,国家人社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杨志明对“4+3”模式进行分析、点评和推介;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等省委、省政府领导先后7次作出批示,充分肯定我州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

“4+3”模式的创新实施3年,全州范围内实现了“3个降”,即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欠薪总额和欠薪人数大幅下降;做到了“4个零”,即因欠薪引发的重大群体性事件为零、因欠薪引发的农民工进京赴省上访事件为零、因欠薪引发的极端事件为零、落实“四项制度”的建设工程项目农民工欠薪问题为零。

面对服务农民工的速度和温度的答卷,我州亮出了“快”与“暖”的成绩单。“恩施首创”逐渐成熟为“恩施经验”。

“4+3”模式有望走向全国

事实上,自我州首创了“4+3”模式后,不少省市自治区先后来到恩施“取经”。

2017年以来,有来自江苏、陕西、云南、河南等16个省,杭州、兰州等地市的48批次考察组前来我州交流考察,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示范引领效应,山东、吉林、西藏等省、自治区及浙江舟山等市开始借鉴探索、复制推广。

“确保劳动者劳有所得,一直是各级党委和政府关注的民生工作。尽管各地也曾有过不少尝试,而唯独恩施,切实把中央精神落实成地方做法,值得全国各地借鉴学习。”冯喜良带领的专家团队对“4+3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

“通过这两天的实地考察、交流,很震惊。从一开始的实名制,再到分账管理,再到银行代发,再到惩戒机制,将劳动管理过程与技术有机结合,而且全部资源一网共享,恩施在3年时间里形成了一个可操作化、系统化的管理流程,而且运行效果非常好。”对于“恩施经验”在全国各地更广范围推广,冯喜良表示“大有可为”。

“你今天打卡了吗?”“企业也能共享管理系统里的信息吗?”“推行‘4+3’模式,企业觉得有压力吗?”在恩施市和咸丰县的几个在建工地进行实地考察时,调研专家不时提问。模式究竟运行如何?还存在哪些不足?能否形成长效机制从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正是团队专家此次调研的目的和重点。

目前运行的系统能否从建设领域拓展到所有用工领域?这个系统里可否加入就业信息服务务工人员?可否将工伤保险、养老保险、劳动仲裁与系统挂钩……就这一系列构想,州人社局党组书记、局长郑开廷在与专家们进行了详细交流。

曾经,我州出台了一个《双师(监理师和建造师)管理办法》,将以往的“抓企业”转变为“抓具体的人”,试图通过这一机制以及限制企业招投标等失信惩戒机制来确保治欠保支工作的顺利进行,但结果并不理想。

法院判定的“老赖”,他们在出行、工作等方面处处受限,在根治欠薪工作上为何不能借鉴?我州能否就此问题出台地方法规,推动根治欠薪工作的信用体系建设?这些疑问,将指引我州在根治欠薪工作上更进一步。

成绩可喜,但前进不止。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让他们劳有所得,劳动必得,恩施始终在路上。

责任编辑:王晓蓉